朱列玉代表:建议刑法中增加“捕获运输交易屠

  朱列玉介绍,他建议修改《刑法》,增加“捕获运输交易屠宰野生动物罪”,并建议修改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,对食用野生动物和宠物行为处以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和1000元以下罚款,“提高野生动物交易违法成本”、“切断需求源头”、严格保护野生动物和宠物,从而维护公共卫生安全。

  2020年2月24日,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出《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、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、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》(以下简称“《决定》”)。

  《决定》明确提出,凡野生动物保护法和其他有关法律明确禁止猎捕、交易、运输、食用野生动物的,必须严格禁止,全面禁止食用陆生野生动物(含人工繁育和饲养)。列入畜禽遗传资源目录的动物,属于家畜家禽。

  朱列玉拟提出议案,建议修改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,对食用野生动物和宠物行为处以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和一千元以下罚款,将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上升至法律层面,切断野生动物的交易需求,巩固禁止野生动物交易的良好成效。

  至于猫、狗等宠物,朱列玉指出,经过大量调研发现,大多宠物肉来自毒杀偷盗,食用宠物肉存在相当高的食品安全风险,因此应予以禁止。

  朱列玉说,总体来看,我国缺少相关法律条文,对非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杀害、交易和运输等行为进行处罚,与《决定》中严禁野生动物交易的精神不符。因此,他建议修改《刑法》,增设捕获运输交易屠宰野生动物罪。

  他指出,为保证人们的生命健康安全,维护社会公共卫生,应在全国范围内严厉打击野生动物交易产业链。

  目前,《刑法》中唯一与“野生动物”有关的第三百四十一条规定,对非法猎捕、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的,或者非法收购、运输、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进行刑事处罚。《野生动物保护法》规定保护的“野生动物”也只有珍贵、濒危以及有重要生态、科学、社会价值的野生动物。

  朱列玉说,尽管《野生动物保护法》对利用、出售及运输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,要求依法持有合法来源和检疫证明,但由于《刑法》并未对此进行规制,导致非法利用非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的行为只能受到行政处罚,处罚打击力度小,违法成本低。

上一篇:情深所至“金”石为开 《魔域》&周大福定制黄
下一篇:《露娜》手游前瞻:集MMO和卡牌游戏的乐趣于一

 

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
热点资讯 Hot spot
浙江温岭三名“龟迷”因买濒危野生动物涉刑
服务热线

http://www.pisstophe.com

天际彩票_Welcome 版权所有

网站地图